?
主頁 > 奇幻城娛樂下載登錄官網 >

讓二胡的旋律響徹歌劇舞臺——民族歌劇《二泉

發布時間:2018-05-22

  作者:王宏偉,系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歌舞團歌唱演員

  剛接到歌劇《二泉》的演出邀請時我倍感壓力。舞臺上的短短兩個小時,要完成阿炳這個人物從18歲到58歲年齡跨度的表演,是一個不小的挑戰。年齡的差距、跌宕起伏的戲劇沖突、充滿挑戰的唱段都讓我產生過畏難情緒。但是隨著逐漸接近阿炳這個人物,我深深地被這位歷經苦難的民間藝人所震動。

  阿炳的一生充滿了悲劇色彩,是命運、性格和社會悲劇的結合體。由于身世的原因,他童年時期就遭受了無盡的傷害,后來又雙目失明,經歷了心理和生理的多重打擊,是一個沒有什么社會地位的民間流浪藝人。新中國剛成立,他就離開了人世。可以說,“苦”是他生命的主線。但是他并沒有向命運低頭,縱使流落街頭以賣藝為生,他依然堅強地活著,創造的《二泉映月》《聽松》《寒春風曲》等音樂作品,經久不衰,是民族音樂寶庫中的珍寶。他對藝術的執著和堅持,讓我深受感動和鼓舞。對于這樣一位歷史老人,我們雖然感受不到他的呼吸,但是可以通過書本圖片,通過走訪他當年走過的大街小巷,來慢慢地與他親近。《二泉》的排練歷時近四個月,只要沒有排練任務,我就經常來到阿炳故居,盡最大可能地靠近他、體會他。我還曾多次到阿炳的墓前,靜靜地坐著,試圖跟他展開心靈的對話。我盡量搜集了市面上關于阿炳的資料,知道他有“三絕”。一是二胡演奏。他能誠摯、虛心地拜師學藝,別人演奏的曲子,他聽了就能記下來,等自己來演奏時,就有了他個人的風格,所以他的二胡演奏集納了眾家之長,有繼承更有創新。二是琵琶演奏。常說敦煌壁畫里的反彈琵琶,在現實生活中是無法實現的。但資料上說,阿炳早年賣藝時,經常站在凳子上,雙手把琵琶舉過頭頂,左手彈、右手彈、反手彈都可以,可見演奏技巧之高超。三是說唱藝術。阿炳是背著各種樂器沿街賣藝的,除了演奏各類樂曲,還把茶館里聽到的消息,用簡短而樸實的語言表達出來,如同活動的新聞播報站,深受百姓喜愛,代表作有《漢奸沒有好下場》《蔡松坡云南起義》《鄧世昌打日本海軍》等。

讓二胡的旋律響徹歌劇舞臺——民族歌劇《二泉》創作談

圖為歌劇《二泉》演出海報。光明圖片

  阿炳是一個民間藝人,更是一位了不起的藝術家。他憑借頑強的毅力,取得了令人矚目的藝術成就。他留下的寶貴音樂財富,是屬于全人類的。所以通過藝術的再現,讓阿炳和他的音樂走進當代人的心里,讓阿炳的精神得到傳承,這是當代文藝工作者的責任。我有機會能在歌劇舞臺上塑造這么一個人物,感到很榮幸。這次無錫市政府特別是無錫市歌舞劇院排除萬難,在全國范圍邀請一流的編劇、導演、舞美團隊和制作團隊,來打造這樣一部民族歌劇,目的不僅是讓人們關注無錫、記住阿炳,更重要的是把阿炳不屈的“魂”傳承下去。

  歌劇這個舶來品,已經在中國的土地上扎根、發芽,不斷壯大。1945年5月在延安首演的《白毛女》,標志著民族歌劇的誕生。70多年來,一代又一代的中國歌劇人,奉獻了《白毛女》《洪湖赤衛隊》《江姐》《小二黑結婚》《劉三姐》《紅珊瑚》等經典曲目,創造了中國民族歌劇獨特的風格。如今,我們的民族歌劇在創作技法上越來越國際化,而在音樂特征上也更加民族化。

  《二泉》就融合了大量的民族音樂元素,如昆曲、越劇、小調都有很好的體現和運用。特別是中國的民族歌劇具有獨特的敘述方式,這與西方歌劇的講述方式有所不同。《二泉》就運用倒敘的手法,把歌劇高潮阿炳離世在開篇中呈現出來,避免了平鋪直敘的單調,一開始就給觀眾以很強的代入感。二胡名曲《二泉映月》的反復出現是推動全劇音樂發展的主線,由無錫二胡演奏家黃輝先生現場演奏。黃定山導演運用定格插入的手法,在劇情上進行“跳進跳出”的處理,目的是突出藝術家音樂作品的重要性。這不僅豐富了歌劇的表現力,增強了層次,更是主創團隊向阿炳這位人民藝術家的致敬,讓二胡的優美旋律響徹歌劇的舞臺。作曲家杜鳴先生大量運用了無錫音樂和南方戲曲的特色元素,如其中舞蹈音樂部分《無錫景》的再現,以及唱段中戲曲風格的體現,使歌劇的民族性得到最為直接的呈現。可以說,博大精深的中國戲曲藝術,是民族歌劇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源泉。《二泉》的編劇任衛新先生文學功底深厚,文字優美,兼具詩意與張力。我國古代詩詞都是用以吟誦的,是音樂化了的語言,《二泉》唱段的詞曲結合也是如此。而在舞臺表演的最終呈現上,黃定山導演一改以往西方歌劇在詠嘆調時“劇情停止,唱段為主”的規律,而是用話劇演員的標準來要求,這使我受益匪淺。

  歌劇藝術是一種綜合體。通過這部《二泉》,我們不僅可以在舞臺上表現出阿炳音樂的偉大,同時也可以通過藝術的手段,再現江南的歷史風貌和江南的音樂風格,特別是阿炳強大而復雜的內心世界。今年3月,歌劇《二泉》作為文化部(現為文化和旅游部)選出的9部民族歌劇進京展演,充分說明了這部民族歌劇的藝術魅力。在京展演期間,觀眾反響強烈,這是對阿炳藝術成就的肯定,也是對中國民族歌劇發展新嘗試的肯定。拉二胡的流浪藝人阿炳,以這樣的方式莊重地走上歌劇的舞臺,不僅表明藝術形式之間具有相通性,而是也表明民族藝術具有旺盛的生命力,讓這樣一位民族音樂家重回舞臺,也是讓歷史重返舞臺,讓人們更好地回味歷史、銘記歷史,以堅定的文化自信,開創新時代的新篇章。

  《光明日報》( 2018年05月22日?16版)

[責任編輯:李伯璽]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奇幻城游戲官網 版權所有 Power by DedeCms
主頁

pk10技巧 图解